死人钱

天寒地冻,风雪呼号。村长一个人喝多了酒,骑着摩托从村委往家的方向走,他家是在村后头,房子后面是一大片水田和苞米地,再往后不远是一个水库和后山。

天已黑,有月,摩托车的车灯映出一片狭小的天地,地面的雪也反着光。

村长只觉得自己骑了很久,迷醉恍惚间好像过了一段很颠簸的路,突然眼前有火光。他就想上前问问是谁大风天烧东西,也不怕点着山。

结果停好车,走到近前一看,是三个人在打扑克,地面烧着一堆木柴。三个人都披着厚厚的黑色大衣,也不知是三人抗冻还是木柴很暖,居然连一点鼻涕也没有。看见村长过来,三人热情的打招呼,但村长眯瞪着眼看了一圈,发现都眼熟却又没一个能叫出名字的。

三人就叫他一起刨幺,迷迷糊糊他就忘了自己走过来是干嘛的,居然依言坐下。

他们是赌钱的,但不知为何,村长的手气好的挡不住,赌注又大,不一会就赢了一大把的红红绿绿黄黄的票子。他乐开了花,那三人却也不恼。

也许是酒劲上涌,也许是木柴太暖。他的精神有些恍惚,又觉得燥热难耐,就开始脱衣服。

也就在这时,他听见邻居喊他的名字,其间还有儿子的呼喊声。他爬起身,那三个人忽然用有些不快的表情看他,火光映照在他们脸上居然有些狰狞的意味。

他一把捞起钱就跑,摩托车也不管了,邻居和儿子找到他的时候,据说他眉毛、前额的头发上都上了霜白花花一片,脸色病态的红。邻居在场,他没敢声张,只是让邻居帮忙去把摩托车推过来。

等回到家,一家人都问他:“大半夜的你不回家,你去后山干啥!外面多冷,你不怕冻死在外面?!”

他笑嘻嘻的从兜里掏出钱,笑着说:“你们看我在后山刨幺赢了多少钱,得有上万……”话到此,他愣住了。那些票子是红红绿绿黄黄的不假,可面值都上亿了,这分明是冥币啊!死人的钱!

他又看了下时钟,已经八点了,心下一阵后怕,在后山冰天雪地待了一个多点,和……(想到那个字眼他一哆嗦)打牌,他没死真是命大。

后来村长病了一周左右,病态的红才逐渐消去,就在病好的那天夜里,他做梦,梦中是最浅处积雪都可埋住膝盖的后山,一堆木柴的冷光里,雪粒子还在风中飞舞,火光映出三张死人脸:“拿了我们的钱,还想走?!”

(这个故事没多恐怖,打扑克拿冥币也很落俗套。但让我心里有些发凉的是,期间除做梦的情节外,其它不能说就是真实发生,但确有这么一回事。离乡太久,我已不知这位村长是否还健在,现在想想我也有些发毛。)


上一篇:神仙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