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撞鬼

我奶奶是个老护士,她刚刚当上护士长那年,一天晚上病房里死了个病人,需要把尸体运去太平间。当班的几个人里只有一个老一点的护士,其余一水儿都是小丫头。奶奶便吩咐那个老护士和一个小护士一道去往太平间运尸体。

俩护士去了十分钟不到,那个老护士连哭带喊跑了回来,吓得声嗓都变了,说太平间有鬼,那个小护士遇到了不测,失踪了!

一群医生护士听了都吓得不轻。太平间在医院的东北角,和自行车棚同在一个院子里,里面种着两棵巨大梧桐树,枝叶密不见天,一到夜里,风拂树动,灯影幢幢,显得阴森恐怖,长久以来就有闹鬼的传闻,一些下夜班的医护人员都不敢单个过去推自行车,这次莫非是实鉴传说?!

大家伙儿攒人头儿凑胆子,举着十几把雪亮的手电筒向太平间奔去,想一看究竟。

到了太平间,发现那个小护士晕死在铁门一侧的地下,载死人的车子溜到了对面墙根处。

大家连喊带掐,救醒了小护士,再把那个老护士找来,把俩人的说道前后一对号,总算把事情经过搞明白了。

原来她俩快走到太平间时,老护士想上厕所,让小护士原地等她一下。厕所和太平间转肩挨着近在咫尺,小护士觉得也就是开门儿一推进去,放好车子再关门出来的事儿,就别等着老护士搭伴儿了,便只身推车过去,扭开碰锁进了太平间。

一进屋,她一脚蹬住铁门,先去摸电灯拉绳,因为当时有风从对面气窗吹进来,灯绳摇摆不定,她摸了几下没摸到,便撒开握车把的手,俩手划拉着摸寻。可巧,太平间地面是个往前的斜坡,她一撒手推死人的车子悄无声息地顺坡溜向了对面。小护士摸了半天没摸到灯绳,想侧身往里面探找,又不放心车子,摸黑伸手去捞,却没捞着,于是松开抵门的脚抻腰往前踅摸,薅了几下还是没有。她有点起急,往前迈了两步俩手画扇面地摸寻——依旧没有!

此时,一股夜风嗖嗖呼啸着从气窗撞了进来,咣当一声大响把太平间的铁门吹得合上了;屋里不知哪个角落栖着的几只麻雀受到响声惊吓,扑突突飞出缝隙,在屋里乱撞一气,有几下正好撞在小护士身上,外面气窗下几只老鼠也凑兴般一阵吱吱乱叫。

伸手不见五指,密闭空间,兀来的疾风,不明撞击与响动,平素里关于这个屋子的闹鬼传闻,这些恐怖因素统统向小护士袭来。这个刚刚工作不久的小丫头吓得血液都凝固了,倒竖头发用残存的一丝丝理智去摸铁门上的碰锁,手指僵僵把锁拧开,门刚拉开一指宽,又是一阵风兜着后背袭来,盖死人的布单子被风卷起,倏地拢着后脑勺把小护士连肩带头盖了个严实。她心一颤手一哆嗦,铁门仿佛有人推着,猛地从她手中溜脱,咣当一声又关死了。

这下子小护士彻底毛了,喉咙里拉了个惨烈长音儿,在屋里不辨方向没头没脑地乱撞一气,最后瘫倒失去了知觉。

那个老护士在厕所里听见小护士的惨叫声,裤子都没系好,慌忙出来观望,一眼没看着人和车,顿时起了毛,见太平间里黑着灯,便在院里打了几个转转,见依旧没有同伴身影,不知所措,战战兢兢想进太平间找找,谁知刚把门推个半开,那群蒙头昏脑的麻雀忒儿愣掠过老护士肩膀飞了出来。

老护士被结结实实吓了一大跳,不明就里,心头刹那间被恐惧占据,于是便发生了文前的那一幕。


上一篇:整容

下一篇:精神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