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人钱

    结果停好车,走到近前一看,是三个人在打扑克,地面烧着一堆木柴。三个人都披着厚厚的黑色大衣,也不知是三人抗冻还是木柴很暖,居然连一点鼻涕也没有。看见村长过来,三人热情的打招呼,但村长眯瞪着眼看了一圈,发现都眼熟却又没一个能叫出名字的。三人就叫他一起刨幺,迷迷糊糊他就忘了自己走过来是干嘛的,居然依言坐下。

  • 神仙田

    就是就在七几年,我处受到旱灾很严重,公社党委号召,发动群众大找地下水源,凡是怀疑有水的洞都得派人员去勘查,无形中就想了有“神仙田”的那个古老煤洞里肯定有水。于是几个青年人打了证明到供销社去买了8付电池。回家吃了早饭后,拿着四支电筒就进洞里去,顺着已经很陈旧了的墙帮往里勾着腰走。里面高矮不一,有的只有一米左右,有的有一米一二的不平髙度,人在里边站立不起,都是弯着腰的,走进大概一百多米远处就听到有水淌

  • 仇千

    老来得子自然娇惯成性。两岁了还在吃奶,他不起床妈妈就不许起,起了也要脱衣服躺下。再大点儿,想吃什么就得做什么,要不就掀桌子。六岁那一年,村里来了个算卦的,给他算了一卦,说这个世上没有这么个人,然后卦金也没要就走了。再大点儿打遍全村,人们看在父母那么老了,也就忍了。十岁上母亲死了,父亲七十了。再后来,看到别人家有什么喜欢的,回家就闹。老头就满足他。

  • 女鬼

    往手心里吐口唾沫,搓搓手,抓紧锄把,又快速锄起来,锄起锄落中,已有点看不清地上的草了。管它呢,不把棉花锄掉就行。终于锄完了。吐出一口气。这时,凉柔柔的晚风也轻轻吹过来。舒服。心里说着,将锄甩到肩上,走到路上,已是看不清路上的坑坑洼洼了。就那样一脚低一脚高地走着。整个岭上,早没了一个人。一切都隐身在暮色里,不可看清。是不是那些兔呀蛇呀什么的小生物,就在看不清的地方活动?一股凉风吹过来,凉凉的,身体很

  • 短篇鬼故事三则

    眼见漩涡越涌越大,大手也拍打着船舷,大壮爷爷颤巍巍地用手拿起包袱,照着漩涡的位置丢了过去,不一会儿漩涡就把包袱给吞没,随机漩涡和大手都消失了。整整一宿时间,大壮爷爷惊恐地趴在船舱中一动不敢动,眼盯着渡客的尸体浮在水面。天亮,他把船划到岸边,从村里叫来几个人,在打捞渡客尸体的时候,发现下面竟然还有一具尸体的一只手死命地抓住他的腿。经过辨认才发现,渡客是村口饭酒铺外地雇佣的伙计,有人看到他前几天往河里

  • 托梦

    两天了,毫无音信,父母急得不得了。可是第三天一大早,孩子的母亲说她梦到自己儿子了,孩子就在村里,可是已经死了,还死的很惨,被人五花大绑。这话警察自然是不信,父母发动自家所有的亲戚,每家每户搜查。大家问心无愧,就让他们搜。结果孩子还真找到了,在村里的一个茅房找到的。

  • 水塘

    山里的对于山外是无知的,那时候的我只有七岁,连世界这个词都没有个清楚的概念,只是时不时盼望着外出打工的父母突然回来,因为会带着自己从来没吃过的东西!那可是对于外面的世界最大的渴望了!好在外公读了一些书,虽然依旧是个农民,可是毕竟还是在那大山里有着巨大的优势,帮着别家的人写信,在村里也就有了些威望,家里条件在村里也算不会饿着冷着了!

  • 死亡

    第一,死亡是确定的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第二,死前会将你的一生放给你自己看。像自己的电影吧,不过你是导演兼演员的那种。第三,如果你放弃挣扎了,没有生活下去的渴望。而死亡那种永恒的宁静会立马骗你和世界说拜拜。我们说的死其实只是一种状态。严格来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生前、死亡和死后。

  • 老坟

    这种邪性拜村里姥姥她们那个年岁的老人们之口,在他们口中,那地方原先是连片的坟丘,树木参杂,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村落,不知历经几代,诞生过无数鬼故事。姥姥说她在那个地方就遇到过鬼拦路,那鬼无形无象,似烟似瘴不类人形却十分的吓人。不唯她一个,当时有许多人,包括我二姥爷都看见了。当时是个绝早的冬天早晨,村里有办喜事的,姥姥刚结婚不久,做为接亲嫂子辈儿,和几个妯娌,俩大辈儿,坐着两辆马车出发往邻乡去接新媳妇,

  • 赌鬼

    死者叫了一会,他就走了,往老房子的方向走去。路上碰到了我的另一个姨夫,姨夫问他去哪,他说他老婆生气了不让他回去睡觉。说道没事,我去老房子睡。那时的姨夫没有想那么多,就走了。后来他老婆发现他不见了,就在村里叫了一帮人开始找他,并拼命的打电话。奇怪的是,电话是通的,但是并没有人接。这也是就我和我阿姨在家不断听到电话电话铃声的原因。后面那一帮人找到了老房子那边,但是觉得老房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是拿来

  • 神奇的力量

    到了一棵大树下,少女说:“这里是我家,你稍事休息,追兵来我自有手段防御她们!”孝廉定了定神叩问少女身世。少女说:“奴家名叫凤翘,是田姓女儿。那个陈姨住在岐州,实际上是一只雉鸡精。另外三人都是活了千年的刺猬,她们专门趴在地底,伺机作恶。附近的行路人,很多都死在她们手下。我在酒席上面给你使眼色好几回,你却视而不见。最后我只好念诵了那首诗,给你作为警告。要不然是话你现在早已没命了。书生又是吓出一身冷汗。

  • 水鬼

    刚闭上眼一声小男孩的喊声:快来啊,拉我上去。这时候我睁开眼睛。看见大家都做起来了。都听见了。是从黄花梁水库那边传来的。柳瑛问,你们听见了吗?孩子们都点头。一个孩子说:快去看看。

  • 玉佛像

    陪她的两个女生不想停留太久,就搀扶着那个女生继续走。 没走几步,前面一个路口出现了一支队伍,那是四个村里人抬着一个轿子,向着三个女生方向前进、他们好像要回去农村。 女生们好奇,这么晚了竟还有轿子,经过的时候看向轿子里面,随着轿子的颠簸加上还有一些微风,她们看见里面好像是两个纸人。 这时肚子不舒服的那个女生说了一句为什么轿子后面要有三个步伐整齐的人,而且衣着感觉有点不像现代。 其余两个女生顿时吓了一

  • 精神病医院

    这个医院等级是非常高的,一层楼一个病区,全封闭管理,病人送进来,家属不能进,每天可以在规定的时间段来探视一会儿。但一个病区,有两个特需病房,一个房间住一个病人带一个家属,家属要24小时陪同。每天的房费非常之高。我亲戚家里经济条件非常好,又是异地就医,所以干脆就选择了这种住院方式,陪儿子住在病区里。下面的情况,就是她讲给我听的。

  • 护士撞鬼

    伸手不见五指,密闭空间,兀来的疾风,不明撞击与响动,平素里关于这个屋子的闹鬼传闻,这些恐怖因素统统向小护士袭来。这个刚刚工作不久的小丫头吓得血液都凝固了,倒竖头发用残存的一丝丝理智去摸铁门上的碰锁,手指僵僵把锁拧开,门刚拉开一指宽,又是一阵风兜着后背袭来,盖死人的布单子被风卷起,倏地拢着后脑勺把小护士连肩带头盖了个严实。她心一颤手一哆嗦,铁门仿佛有人推着,猛地从她手中溜脱,咣当一声又关死了。

  • 整容

    就在此时,听美容师说:“通过做手术,我发现你的脸型还可以做瘦些,去去两颊的肥肉,做成陆毅的脸型还是差不多的,手术费还是那些,你觉得怎么样?”做成陆毅的脸型,他当然求之不得,可他不能动弹,只能眨眨眼,算是同意了。手术继续进行,又过了一段时间,他感受不到手术刀了,看来手术完成了。“你的脸型很具可塑性,如果把下巴上的肉再去一些,就可以做成刘德华的脸型了,你觉得怎么样?”美容师问道。

  • 哭丧

    两点钟的时候堂哥过来换我去睡觉,我走到楼道过道里,又看了一会手机,这时困意上来,躺下就开始睡,睡梦中突然感觉人有种掉入深渊一直往下沉的感觉,想醒来却怎么也醒不来,相信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感觉,迷迷糊糊中听到二爷爷在喊我,身体不能动,但是脑子还是很清醒的,心想二爷爷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怎么会喊我,当时就感觉事情不对劲,那一刻我能清楚的知道自己脑子是清醒的,只是身体不能动,我在心里回应二爷爷,说你不在病

  • 医院鬼故事

    室门口的中间,我后面就是电梯门口,再旁边就是楼梯安全通道,通道那扇门是关闭的,可是在我发语音给我姐的时候我听到了那道门被人反复推拉的声音,因为夜深人静,推拉声音非常

  • 异床同梦

    值班室设在二楼的楼梯间,面积很小还没窗户,只能容下一张桌子跟一张小床。一般有点资历的老师是不愿意来值班的,因此学校也都是安排一些年轻老师值班。学校建在郊区,周围三面环山,白天看着郁郁葱葱,晚上就看着阴森恐怖了。再加上有学校一般建在乱坟岗或战场上这种传说,晚上总能让你联想到一些什么......

  • 老树傍鬼

    我的这个同学,是个女生,从小都是规规矩矩,文文静静的,不爱凑热闹,不喜欢说话,从来不穿汉装(这里说汉族服装,因为是少数民族),跟同学之间的互动也很少,小学6年都这样过来,初中初一初二也是默默无闻,静静的一个,但是初三的某天突然穿了汉族服装,画了一个鬼样的妆来上课,还跟同学搞的很熟似的,拍别人的肩膀,还对班里的一名男生说喜欢他,对其他同学也是各种骚扰,总之这一天,他们班下课人就全跑,看见她就绕,第二

  • 桃木剑

    我的手在这里没有动呀。我以为是B不好意思,而且我们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手在碰到我,所以就不了了之了。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发现那只手又在摸我,我就对B 说,那现在是你的手碰到我吗?B说,我的手没有碰到你呀,我就有点奇怪,想着我身边就只有她,不是她碰到我,还会有谁。还觉得B怎么那么奇怪,碰到就碰到了,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呢。我就想既然B不承认,那就抓住她的手,看她还不承认。就在那只手还在动的时候,我用力抓住那

  • 有鬼

    要命的是,我竟然看见校长带着主任在厕所门口烧纸上香。没过几天我们放暑假了,回去我无意提起这件事,我外公才说:“你们学校是坟场修的,那会儿修你们那片的时候,压死了几个人。正好赶上是冬天。”我心里特别害怕,本想着自己下学期二年级就能够换教室不用在厕所旁边了。但万万没想到,我竟然因为成绩不佳年龄不够被留级了,又正好被安排在挨着厕所的那间教室。不过,暑假归来后发生了一件事,厕所被原址重建了,校长儿子转去市

  • 鬼吃人

    这天下午妈妈做好中午饭已经三点多了,我们吃了饭就出发了,花了两个小时就到松坪小学。然后大姐叫我喝了点水就叫我走,交待我快回家,不要在路上贪玩。于是我就往回走,走着走着,不一会儿就到了肖家湾。我见河边有一个水塘,里面有很多鱼,我就下去逮鱼,最后在河里玩忘记了,一看天黑了,赶紧往回跑。那时候到松坪去还没有公路,都是顺河走,沿河下来都有石步子。我穿的凉鞋被水泡湿了,天色已黑我又怕又急,就小跑着往回赶,跑

  • 算命先生

    转眼到了算命生先说他父亲过世的那一天,这个男的还给我这个长辈说,他倒要看看算命先生算得准不准,他准备通宵不睡,守着老父亲。上半夜,我这个长辈还听见隔壁小两口叽叽喳喳地讲话。可不知什么时候,隔壁就没了动静。突然一阵狗叫声把我这个长辈惊醒了,只听见隔壁那条黑狗呜咽着先往平房的东头跑,好象在撵什么东西或是什么人。东头没有路,黑狗又折返回来,呜咽着往西头跑,西头是大路。我这个长辈隐约听见黑狗在大路那边叫了

  • 中毒

    第二天兄妹俩就进自己家的后山去找昨天没回来的公鸡,俩孩子进入后山路过一片杂木林妹妹对哥哥回去吧我害怕,哥哥说有什么怕的你看太阳这么大大人说鬼都怕光的,说完牵着妹妹的手不远处林子走去,越往里走光线就越来越暗,尽管有太阳但在大树的遮阳下还是显得十分的阴暗潮湿,可能是这个季节的原因风异常的大

  • 老坟

    人车披着满天寒星沿着村路往村北走,只能依稀辨清白惨惨的土路面。走到张家老坟边上,周围空气不见起风却遽然冷了起来,那冷不似霜侵雪虐,冷得嘎嘎的,仿佛浸身冰窖,逼得车上的人们拥紧了原本盖脚用的被子。牲口突然驻下不走了,一劲儿打响鼻儿,用蹄子刨地,赶得紧了吸溜暴啸,在原地直打立桩。二姥爷经验丰富,知道是遇到不好的东西了,扯紧绳头,稳住牲口,从怀里摸出根狗皮鞭梢儿换上,抡圆了鞭子啪啪抽开了。鞭子的声音像鞭

  • 骨头

    从我家到她家虽然也是一条柏油路,但是,那时候的车辆还没现在多。更别提大早上了,车辆就更少了。我们盖房子那时候,路边的玉米地里庄稼长得都比较高。有一天早上,我小姨骑车从她家往我家来的时候。走到半路的时候猛地看到两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人,看样子应该是母女关系,浑身都是白色的衣服。由于,起的比较早,那时候天都没完全亮呢。我小姨又是一

  • 赊刀人

    赊刀人还是来了,带着他的锅碗剪刀菜刀几大件,按照约定如约来了。出乎奶奶预料之外的,赊刀人并没有开门见山提记忆的事情,而是又拿出了一堆女孩子喜欢的刻着花纹的菜刀。然后开口道:“姑娘要赊刀吗?老规矩。“二丫这一次忽然有了兴致,她说道:“前年我们赊刀,付了记忆,那今年我可以直接买吗?”闻言,赊刀人愣了一下,他笑道:“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胆大的姑娘了,我这商品可以买,不过是以运势为代价,你确定要买吗?”

  • 陈员外惊魂

    有两个道士吓得已经原路而回。还有三个道士五个和尚。和尚念着经,道士手持符咒,徐徐而行。又走了一里路,他们隐隐听到,前面有鞭策之声。慢慢的他们靠近。那简直就是人间炼狱,只见一个土坟,坟头上面一只骷髅手,手指上带着一个狗尾草一戒指,一个人正跪在这只骷髅手前,嘴里重复念叨“对不起,我错了”,这人正是陈大福,而在陈大福身后,一个二寸白毛的血骷髅,正在用鞭子鞭打他。那些道士和尚哪里见过这等场面,有七个人吓的

  • 黄鼠狼

    黑二爷对身后的小孩们说:“瞧好,这一枪打在它左眼上。”砰地一声,黄鼠狼从稻谷垛子上咕噜噜的滚下来,孩子们跑上去捡起黄鼠狼一看,枪弹果然穿过黄鼠狼的左眼,斜射出脑袋。第二天早上,黑二爷儿子起床,说左眼看不见了。黑二爷闻声望去,他儿子的左眼像一个黑洞。他和妻子找来过阴的人,过阴人说他儿子撞了阴风。他们也说不清所以然,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 乱坟岗

    说你胆子大,但我们谁也没看见。你得让大家见证一下。”王二说:“行啊,你说怎样见证?”“村南乱坟岗,刚埋了一个屈死的少妇,你敢去那吗?”“当然敢。”“可如果你没去说去了我们也不知道。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木桩,今夜你去把不桩钉在少妇坟前,明天一早我们去看,如果有木桩算你去了,如果没有就是没去。”王二答应了。

  • 黑影

    我拿着盆去厨房,当我拉灯开关时那破灯拉了好多次都不亮,我就往回走了好几步对屋里的妈妈说灯开关又坏了,拉不亮!妈妈在屋里说不可能,说爸爸修好了!我说真的,然后正说着我回了一下头,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人(应该说人影,因为天黑看不清人)走到厨房门口伸手拉灯,而且拉灯的声音我都能听到,咯噔咯噔的!

  • 毒害

    没错,想必有些朋友也听过,就是在山西,传说睡觉前必须将鞋摆正,鞋尖绝对不能朝着床!尤其是一个人睡的时候,鞋尖朝床而床又空出很大一块,晚上会有不干净的东西上你的床,如果你睡觉踏实不翻身不影响“它”,第二天可能双方互不干扰;而如果你睡觉翻身压着“它”,那你就麻烦了,轻者大病一场,重者......传说在明朝末期,山西大同的一个非常偏僻的小村

  • 梦游

    这个黄瓜太粗太长太脏了,吃了对身体不好!他摸便了丈夫全身,只是叹息的摇着头,没有一个可以能吃的。这时他不由的摸到了丈夫的命根子,他用手攥着,自言自语到

  • 石榴

    在当地朋友地带领下,不到二十分钟就来到了山下:眼前山坡上一遍遍全是石榴,上山的路就藏在那石榴园里的树林里。这里与别的地方不同,石榴园外围没壕沟、铁网和人工载种的荆棘阻挡,外来人员可以任意穿行或出入。由于是石榴成熟采摘季节,园内有很多人在摘石榴,对园内人员谁是宾主我们并不知情。我们个个都感到十分惊讶:在我们那里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多而又大的石榴:有红皮的,也有黄皮的,还有红黄相间或者是橙色的,五颜六色

  • 电工

    刚刚处理完两位电工后事,又有姓于的老电工在上班的路上遭遇车祸,送往医院途中咽气。当时,这个变电所有四位电工,分别姓张崔于汤,出了这挡子事,也不知是谁就编了顺口溜,说:变电所"张"口"崔"进"于"上,最后一个还跟"汤"。这一下把姓汤的吓得够呛,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沉,后来听人说是变电所地理位置不对,冲了风水,种下祸根,便赶紧请来阴阳先生来调理。